第十一年

【上耳】泡沫记忆

#occ可能

#BE慎入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咚”。突然有什么东西猛地倒在耳郎响香身上。

耳郎响香肩膀一阵吃痛,抬眼一看是上鸣电气那家伙靠在肩上。“喂,我说上鸣你赶紧复习呀还在搞什么把戏。”耳郎把上鸣靠的那只手抽出来,没想到他竟直挺挺地顺着跌倒地上。耳郎突然意识到这或许不是上鸣在开玩笑,忙把他扶起来,却看见上鸣满脸通红,细密的汗珠不停地从额上冒出。

“上鸣傻子?”她语气轻柔了许多,手背贴在上鸣额头上感受温度。

很烫。


本来今天下午放学后耳郎像往常一样回家,上鸣电气却过来死乞白赖求她帮忙复习来应付过几天的考试。耳郎架不住上鸣一通软磨硬泡便答应了。给他先讲解了一些重点后耳郎拿出一堆试题让上鸣先做着,不懂再来问她。说完耳郎便拿出MP3靠在桌子上闭眼听音乐了。


上鸣电气发高烧了,耳郎只好把他带回家先照顾着。敷好毛巾喂完药之后耳郎终于歇口气,视线扫到床上昏迷的少年时突然心神一动。她从未见过昏迷后这么安静的上鸣了,俊朗的轮廓带着少年特有的元气。“其实他安静不犯二的时候,好像挺好看的。”这么想着,少女唇角不经意勾起一抹弧度。

“怦怦。”耳机里传来的是自己的心跳声,越来越快,越来越响。

耳郎使劲摇了摇头,似要把那些纷扰繁杂的思绪甩开。

“欸?这是哪儿?耳郎?!”正在这时,上鸣醒了,惊讶的声音里带着些沙哑。

“BAKA。”

这是上鸣醒后耳郎跟他说的第一句话。

“你自己在发烧你不知道?非要烧昏了才满意?”是上鸣认识的一如既往地毒舌。

“我以为是前几天训练时使用个性过度造成身体一直发烧啊!我哪知道英雄还会发烧!”上鸣义愤填膺,“特别是我这么厉害的英雄。”

耳郎给了他一记白眼,手上还是帮他拉好了上鸣刚才起身弄乱的被子,“幸亏我当时在你旁边。休息几天应该就没事了。”她说完便利落地去外面的沙发上睡觉了。

“好好休息。”

耳郎在门口停了一瞬,声音不大却刚好能传入上鸣耳中。


即使在睡梦中,耳郎因为自身个性的原因也对周围的声音很敏感,警觉度很高。她听见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,越来越大,到她边上就戛然而止。

“哗啦。”这是一床被子盖在她身上的声音,还有一个在黑暗中无比清晰的心跳声,“怦怦,怦怦,怦怦。”与此同时上鸣那熟悉的声音响起:“还说我呢,你都知道英雄会发烧还不一样不关心自己身体。”他声音压的极小。耳郎正想睁眼,一道温热的鼻息却拍打在她脸上,接着一个柔软的唇便覆了上来。是上鸣从未有过的温柔的声音:“晚安,耳郎。”

!!!

耳郎心里像是地震了一样,面上却装着熟睡。她不敢想象睁眼后两人的尴尬场面,还是装作不知道好了。


她和上鸣关系一直以来都比较亲密,但这么暧昧却是第一次。耳郎后来才明白,其实那个晚上她一直在等,等那个傻子说出那句我喜欢你,她绝对会马上跟他在一起。

但他没有。


耳郎发现那晚之后上鸣下课后更喜欢找她玩,逗弄她的小耳机,食堂吃饭时总是喜欢坐在她周围,被她狠狠吐槽之后白痴笑容反而更加灿烂。但是他们的关系也仅止步于此。


雄英毕业前夕,耳郎收到离这里很远的G城一所非常优秀的英雄事务所的工作邀请。她不喜欢离别的悲伤,毕业那天,什么人也没告诉,悄悄去往G城。之后她发展的很好,变成了人气爆棚的顺风耳英雄。只是午夜梦回之际,那个金发少年的影子挥散不去,那一晚的一幕幕无数次在脑海中回放。

时间悄无声息地滑过,绿谷和丽日结婚了,常暗也和梅雨在一起了。而她……

而她……还是孤身一人。

她对媒体解释的是梦想是成为英雄,家庭会影响她的心思。只有耳郎自己才清楚吧……那个……金发少年和他明晃晃的笑容。



“紧急消息!紧急消息!真名为上鸣电气的英雄Charge在追剿魔物的行动中不幸身亡,具体情况……”

周围声音逐渐消散,仿佛置身于一部默片中。耳郎看着电视上那张无比熟悉的脸,感觉天旋地转。


很多很多美丽的泡沫在阳光下闪着七彩的光……耳郎伸手轻轻一碰,尽数破灭。然后陷入无尽的黑暗……


后来……

后来耳郎醒来了。她生了场大病,病好之后把有关上鸣电气的记忆忘得干干净净。医生说这是她身体自我保护的一种选择。也好,忘了就不会再有那种锥心的疼了。


再也没有人知道了。

在雄英毕业的那一天,那个叫上鸣电气的傻子满心欢喜地准备向耳郎表白。A班所有人都知道,大家都在帮他筹备这个准备已久的告白仪式。只有耳郎,只有耳郎被他们瞒着。

可是毕业典礼结束的时候,这个最重要的主人公却人间蒸发一样不见了。上鸣电气发疯了一样找了她,很久很久。

后来他知道了她已经成为人气超高的顺风耳英雄,他其实去偷偷看过她。偷偷地……看了她几眼,上鸣傻子就可以开心好几天。

也是在毕业之后,上鸣的战斗风格变成了不要命的打法。



他们说到底,

只是,

有缘无分。